丢失8190-常有东风
第81章
施云漾吃完煎饼,开着跑车全城溜达了一整圈,又折回了许招娣的摆煎饼摊的地方。她想了一整圈,她觉得自己就把许招娣当成工作项目来攻克,追个女人能有多难,她才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这样她心里对自己一再求和也好接受一点。施云漾开了全城绕了一大圈,不过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
施云漾见许招娣还在忙,客流并没有因为很晚了而减少,毕竟大都市的夜晚,越夜越热闹。生意这么好,许招娣不会忙到两三点才收摊吧?想想施云漾都觉得这种靠卖劳动力赚钱的工作挺辛苦,这一瞬间她想起许招娣那半年对自己的好,凭良心说,那半年许招娣真得很舍得给自己花钱。虽然穷,舍不得给自己花钱,却舍得给自己花,这种无私精神,施云漾觉得自己是做不到。不过自己也不是没心没肺的,别的说不准,物质上,她绝对可以好好善待许招娣,可以让她不用这么辛苦的天天去摆摊,到时候还可以给她找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当然,她也知道不识相的许招娣未必会领情就是了。
施云漾像个偷窥狂,偷偷的躲在车上看着一直在忙碌的许招娣,知道十二点半,施云漾发现许招娣似乎卖完了煎饼,虽然还有不少顾客,但是都是空手而归。
施云漾见许招娣快收拾完的时候,就赶紧下车了,走到煎饼摊前。
“抱歉,已经卖完了。”正在收拾的许招娣看到一个高挑的人影,开口说道,抬头之后发现竟然还是试运营。
“我刚才忘记给钱了。”施云漾找了个借口别扭的说道。
“哦。”许招娣淡淡的回应道,好似对小孩子的小把戏完全无动于衷一般,这让施云漾又有些气恼,但是马上压下去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这个人最讨厌欠人的。”施云漾补上一句话,好似在解释自己再次出现的合理性。
许招娣才不管施云漾说的是真是假,一副等施云漾付钱的姿态。
“我看客流量还很多,你怎么不多卖一会儿?”施云漾嘴巴那么说,但是她就是不付钱,而且开始了尬聊。
“时间差不多了,生意已经比以前好很多。”许招娣虽然和施云漾划清界限,淡是并没有完全不理施云漾,语气平常的说道,小孩子才会吵架了不理对方,成年人有成年人对人对事的态度。
也就是觉得赚够了,不过以许招娣的那超低的物欲水平,确实无需忙到两三点。
“你真是少见嫌多赚钱的人。”施云漾继续说道,她为许招娣还能以平静的态度窃喜,觉得再次攻克下许招娣不是那么难,以过去自己对许招娣的了解,许招娣并不是一个擅长拒绝的人,自己只要克制住脾气,再次拿下许招娣是迟早的事情。
“你要付钱吗?”许招娣并没借施云漾的话题,她的问题意思很明显,要付钱,赶紧付,如果不想付,她现在就要收摊回家,没空耗在这里和施云漾闲聊。
“没带零钱,下次再付了。”施云漾觉得自己简直机智昌珉宋茜,为下次找许招娣借口都找好了。
“随你。”其实许招娣觉得三番两次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很不像施云漾的作风,而此刻态度也好了许多,不像几个小时自己欠了她几百万债务似的,也不知这位高高在上的施小姐怎么降得下自己的脾气。许招娣只是若有所思看了施云漾一眼后,依旧很平淡的说了一句随你,对待施云漾的态度好似认识却不熟悉的人一般。
“许招娣。”施云漾见许招娣收拾好东西要走,她有些舍不得就这么让许招娣走了,就忍不住叫住许招娣。
“恢复记忆后的事情,我确实有些过分了,这些事情就过了,行吗?”施云漾这次态度倒是诚恳了不少,她想许招娣只要接受自己的道歉,就算同意和自己重新开始了。
“我不是太会记仇的人,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许招娣回答道。
施云漾一听大喜。
“那你是同意和我恢复之前的关系了?”施云漾高兴的问道,她就知道许招娣怎么可能舍得不要自己呢!
“施小姐,你是芳芳吗?”许招娣看着施云漾问道。
“我当然她,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施云漾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你并不是她。”许招娣说完,就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空余施云漾一个人,她都承认恢复有记忆,她不懂许招娣到底还在计较着什么!
第82章
施云漾在许招娣这里受了打击,又给秦挽舒打电话。
秦挽舒已经睡下了,半夜被手机声给吵醒,看到施云漾的电话,内心是抗拒的,却还是不得不接起来,情窦初开为情所困的女人,就是麻烦。
不到半个小时,施云漾又来到秦挽舒家中。
“说吧,你和许招娣如何了?”秦挽舒在施云漾洗完澡之后,放下书问道。
“你说她怎么就那么事逼,我都求复合了,态度已经放得那么低了,她还是不满意,你说她到底想怎样?”施云漾越说越有种莫名的委屈感。
“她怎么说的?”秦挽舒问道,施云漾现在是恋爱中患得患失,不让她轻易得到是对的,不然这厮根本不懂珍惜。
“她问我是不是芳芳,芳芳和我有区别吗?”施云漾问道。
“区别肯定是有的,只是你不愿意承认吧,不愿意当回芳芳。”秦挽舒一阵见血的说道。
“失忆的时候的我,本来就不是我,现在的我才是真实的我啊……”施云漾觉得那失忆半年的芳芳只是自己的一小部分而已。
“话是没错,可是她认识和喜欢的人是失忆时候的你,现在的你对她来说是陌生,再加上你所作所为,她不喜欢现在的你,也是合理的,你不能强迫许招娣接受现在的你啊!”秦挽舒为施云漾分析道。
“现在的我哪一点不如失忆的我呢?凭什么能接受一无所有,甚至成为她累赘的我,却不接受白富美,能改变她人生的我呢?”自负的施云漾觉得自己现在可是比芳芳好上太多。
“既然你都这么想了,我有什么都不说了。一个人好不好,她自己说了不算,别人觉得才算。”秦挽舒觉得施云漾还不改变高高在上的姿态,许招娣怕是不会搭理她,谁愿意供个小祖宗回家。当然冲着她白富美去或许有,可是许招娣表明了,不在意她有多白,多美,多富。
“那你觉得我不如失忆那个累赘好么?”施云漾问秦挽舒。
“失忆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不过看了那个视频,还是能猜出一二,至少失忆的时候你挺护着她,把她当成你的自己人来护着她。你就算失忆大概也不是讨喜的人,但是至少不会给人时时刻刻高高在上的感觉。就好比,我知道有差距,但是不需要你时时刻刻的提醒我在高攀你,我想稍微心智正常点,都不想要施舍的感情。再说,抛除外在条件,单论心智的话,是你在高攀她。”秦挽舒觉得不给施云漾泼一盆冷水,施云漾大概永远走不出自我优越感的光环。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在高攀她!”施云漾觉得秦挽舒不够朋友,在她心中,她可是处处偏心的秦挽舒,把左轻欢都贬成渣了,如今秦挽舒把许招娣夸上天,把自己扁成渣了,感觉是秦挽舒是在偏心许招娣,此刻让施云漾心里很不平衡。
“你真觉得那么平凡的人,真能让你喜欢上吗?”秦挽舒又继续反问道。
“如果我不是失忆过精灵幻境,我怎么会喜欢上她,你知道失忆之后的人很没有安全感,就想雏鸟情节一般,本能的想找个人倚赖,正好是她了,那时候有了感情,就像相处久了,都有会感情积累,一时之间很难割舍。”这是施云漾觉得自己喜欢上许招娣的感情。
“当然这确实有你说的那一点原因,但是你说时间久,难以割舍温世珍,秦腾认识你那么久,我可没见你很难割舍他!觉得自己喜欢的人优秀,不是很好么,都不知道你在别扭什么?”秦挽舒难怪许招娣不想理她了,施云漾本质坏是不坏,她想许招娣肯定也知道,只是和施云漾谈恋爱,真的是太辛苦了。
“好吧,好吧,你说的都对行么,那你说吧,现在怎么办?”施云漾被说得有些挂不住脸,她承认许招娣是有优点的,但是现在现在许招娣拽死了,她压根不想搭理自己,自己就觉得她再好,也没卵用。
“承认她好,把她放在和你对等的位置,既然她喜欢是芳芳,你就以芳芳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让她一点一滴的接受现在的你的,你一下子让人家接受全部的你,实在有点强人所难。”秦挽舒觉得自己说完,都觉得施云漾感情问题还是要尽快解决,不然自己都会跟着提早衰老,她看了一下表,都快两点了,不然经常被施云漾扰了清梦,自己可受不了。
“可是装芳芳感觉很别扭啊……”施云漾还是有点拉不下脸,觉得现在的自己去装芳芳,实在有点太丢人。
“你之前都能装失忆,现在再装一次失忆,有什么难的,熟能生巧。好了,言尽于此,我要去睡了。”秦挽舒说完就背过施云漾。
“大小姐再陪我说说嘛……”施云漾还是想和秦挽舒说说。
“该说的都说了,你让我睡觉行么?”秦挽舒求饶的说道。
“好吧,你去睡吧,我自己再想想……”施云漾也知道秦挽舒作息一向规律,不爱熬夜,就姑且放她一马。
希望情窦初开的施云漾能想明白,秦挽舒睡前最后想的一句话。
第83章
施云漾又纠结了一个晚上,终还是拉不下脸,觉得太丢脸了,坚决不当芳芳。心想许招娣有什么好的,没有她,自己还能活不下去了?可是过两天,施云漾又忍不住去找许招娣了。许招娣还是之前那副烟火不进的死德性,让施云漾束手无策。她后面又陆续找了许招娣几次,都是毫无例外的被许招娣不冷不热的打发掉了。
施云漾被挫了这么多次,是越挫越勇,越是让她摆不平的,她就越有斗志,可是死皮赖脸都无效的情况下,施云漾不得不考虑秦挽舒的提的建议,就是装芳芳。这时候,施云漾觉得这是为了自己的征服欲,和丢脸没有关系,殊不知,这不过是她为自己又一次打脸找的借口罢了。为自己找了台阶下后,心里建设了几天,施云漾又再次来到许招娣的租的房子外。
许招娣打开门,看到施云漾出现在她面前,穿着不是什么国际大牌,而是花自己的钱,买的一个小牌子的衣服,正是去医院那天穿的。许招娣看着这番打扮的施云漾显然还是十分意外。
“你这是做什么?”许招娣不明白施云漾到底要搞什么。
“你不是要芳芳么,我就还你芳芳。”施云漾回答道。
许招娣万万没有想到,施云漾竟然会愿意装芳芳,她对芳芳是有感情且不舍的,所以此刻,她一时之间情绪也比较复杂,也分不清自己的情绪是喜还是忧。
“你不是她,何必委屈自己呢?”许招娣问道,在她和施云漾相处的那一段时间,以她对那个施云漾的理解,施云漾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我是不是她,由我说了算,不是你说得算。是你让芳芳喜欢上你的,如今你拍拍屁股走了,那她怎么办?”施云漾质问道。
“可……”许招娣觉得施云漾实在是赖皮和强词夺理,可是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反驳,她觉得自从她弟弟撞到施云漾,她把芳芳带回家,她的命运就被芳芳和施云漾拖着走,去哪个方向,都变得十分被动,被芳芳和施云漾选择了方向,走了一段路之后,却要承担走迷路责任。
“你要的芳芳,我还你了,你就当我是芳芳,我今天在这里住下了。”施云漾说着就不客气的往房间内走。
许招娣想拦都拦不住。
“我又穷又土公安局长第2部电视剧,长的不好看,你那么多人喜欢,多我少我都没差……”许招娣对施云漾说道,觉得只要是正常的施云漾就不会赖在这里不走。
“没差,我有钱好看就行,你身上气息我喜欢,我可以当抱枕睡觉。”施云漾满不在乎的说道,许招娣这些缺点其实她在心里已经吐槽了无数遍了,也试图拿这些缺点克制住不来找许招娣,但是转念一想许招娣也不是没有优点,身上味道倒是挺好闻,厨艺又好,个性又软,取舍之下,她又觉得那些好像又不是那么重要,毕竟样貌和钱自己都不缺。
“你不是她,就不要装成她好么?算我求你了,你回属于你的地方去好吗?”许招娣的好脾气拿这么无赖的人,实在有些没办法爱如茉莉教案。
“你这是要始乱终弃吗?你这要抛弃芳芳吗?”施云漾扣了大帽子到许招娣头上。
许招娣有种秀才遇到兵,本来就不善言辞许招娣,此刻被厚颜无耻,颠倒是非的施云漾噎得都不知道说什么。许招娣知道施云漾就是占着自己有着芳芳的记忆,吃定自己,没见过变脸比施云漾更快的女人,前一阵还一副我是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现在这番她都不觉得自己脸疼吗?
“我要洗澡,你帮我送把之前穿的睡衣和内衣裤拿给我。”施云漾觉得自己明明是公主,还要装成灰姑娘泡妞,简直是走非常规路线。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施云漾自我安慰道。
许招娣不去拿,就这样站着看着已经不雅的躺在自己床上的施云漾,她不愿意妥协,她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应该留下这尊大佛,不然和后患无穷。施云漾是不是一时兴起,是不是有更恶劣的想法整自己,没办法,以她对施云漾的有限的相处,施云漾就是这么恶劣的人,她不得不提防施云漾恶意的戏弄。当然,另个声音告诉她,如果那样的话,施云漾得恶劣无聊到什么程度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许招娣看来,喜欢上芳芳,倒没什么,万一不不小心喜欢上施云漾,那简直是就是自己找罪受。
第84章
“你傻立那干嘛呢?去拿呀!”施云漾厚脸皮的说道,但是语气却是亲昵的,她的脸,决定当芳芳的时候,就已经不准备要。装车恢复成芳芳,施云漾感觉并不是太突兀,那种感觉就好似自己回到失忆的那一段时间,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施云漾语气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亲昵的像过去芳芳叫她的语气,这让许招娣有种错觉,似乎芳芳真的回来。芳芳确实是活在施云漾身上,即便现在的芳芳,是施云漾装出来的,当时许招娣无法拒绝这样芳芳,她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替施云漾去拿芳芳曾经穿过的睡衣。
躺在许招娣床上的施云漾看着许招娣默默转身去给自己收拾衣服,内心窃喜不已,没想到芳芳这么好用,许招娣对自己和芳芳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芳芳和自己有差那么多么?
“你真要住这里么?”没多久,许招娣拿着芳芳睡衣问施云漾,她还是觉得不该留下施云漾,虽然此刻施云漾装成了不讨厌的芳芳。
“当然咯。”施云漾从许招娣手上拿过睡衣,就去与浴室洗澡了。
施云漾去浴室洗澡了,许招娣一向平静的内心,此刻有些不太平静,正做着拉扯着,理智告诉自己告诉,施云漾是施云漾,芳芳是芳芳,不能混淆了,更不应该留下这个女人。情感却有些不舍,她想芳芳了,前一阵忍受那么糟糕的施云漾,留在施云漾身边照顾她,其实更多的原因,也是因为她舍不得芳芳,她以为自己不会太强烈的感情和情绪,但是对于那半年朝夕相处的芳芳,她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不舍。
半个小时候,施云漾洗完澡出来了,看许招娣正坐在床前发呆,自己进来了都没察觉到。
“傻愣愣的,在想什么呢!”施云漾问道。
“你睡这间,承宗今晚不在,我睡他房间。”许招娣看了施云漾一眼后说道,然后准备抱着自己杯子去许承宗房间,不过被施云漾拉住了。
“男人为什么叫臭男人,就是因为臭,你别去他房间了,我们以前都是一起睡了,现在不能一起睡了吗?”施云漾一本正经的说道。自己委屈住这里,就是为了睡许招娣,许招娣跑许承宗房间了,那自己留宿不就没意义了么。折腾了一大圈,她也没成功把和许招娣睡的性趣转移到别人身上,每次要和别人做的时候,内心总有种罪恶感,搞得自己投入不了,最后都不欢而散。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许招娣还是觉得分房间睡比较好。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单纯睡觉,你担心什么呢?”施云漾挑眉问道。
“那随你吧。”其实许招娣也不喜欢去许承宗房间去睡,因为她也觉得男人身上,男人房间确实有点臭,不是不爱干净的臭味,就是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即便这个男人是她亲弟弟。
施云漾见许招娣妥协,心中又再次窃喜,早知道芳芳这么好用,她就该早点装芳芳了。
许招娣用两床被子,一个人各一床,然后楚汉分明的隔着一条河界,各自睡各自的。
躺在床上的许招娣,就安安静静的准备睡觉。
可是施云漾哪里能安静,一直找话题,都被许招娣这个话题终结者,几句话就终结。
“你搬家后,还能适应吗?”施云漾又开启了尬聊模式。
“挺好。”许招娣的淡淡的回应道。
“你打算一直摊煎饼吗?”施云漾又问道,她既然打算和许招娣复合了,就不想许招娣再那么辛苦了,而且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女人是摆摊的。
“嗯。”许招娣依旧平淡的应了一声。
“要不要我投资,给你开店,就不用那么辛苦。”施云漾提议道,夏热冬寒的,刮风下雨的,都不知道有多辛苦,反正自己不差钱,完全可以改善许招娣的生活质量。
“不需要。”许招娣毫不犹豫的就拒绝施云漾的提议。
“许招娣,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吗?”施云漾有些气恼的问道。
“如果你觉得哪里不舒服,你可以选择回去的。”许招娣依旧淡淡的说道。
施云漾听着气结,许招娣真是不识好歹,自己满心为她打算,她还不领情圣经祷告词,真是好心被雷亲。
“许招娣,我们和好不行吗?”施云漾压着脾气软着语气问道。
许招娣看着这个又似施云漾又似芳芳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第85章
“我不能把你当成她。”过了许久之后,许招娣才回答道。
施云漾有些无语,在她看来,她和是芳芳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她就是我,我就是她,你干嘛一定要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呢?”施云漾有些无力的问道。
“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在施云漾的身上,许招娣确实还能看到芳芳的某些品性特征,但是许招娣还是无法把施云漾和芳芳等同。芳芳或许自恋,或许肤浅,或许性格不好,或许爱花钱,但是芳芳却是护着自己,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
施云漾词穷,想到自己恢复记忆以来,装失忆,泡夜店,带女人回家,好像是挺过份,施云漾想起自己干过的混账事的时候,有些心虚。
“我以为你都不在意嘛……”施云漾心虚归心虚,但是还是要提自己狡辩一下。
“是你的话,我确实不是太在意。”许招娣回答道,那时候想着她是施云漾,不是芳芳,她心里就感觉没那么在意的,同样,对于现在要和自己好的施云漾,她也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有时候一想到她拥有着芳芳记忆,做着那些事情,她还是会有些难受,就像此刻,对着有时候像芳芳的施云漾,又有些不舍。
“你就那么怀念失忆的那个我么?”施云漾语气有些酸的问道,她感觉自己竟然有些嫉妒失忆的自己。
许招娣没有回答,她的生活圈很小,小到认识不了太多的人,也没有和谁关系亲密,芳芳是过去三十多年最亲近的人,亲人还是情人,其实许招娣也不清楚芳芳占据着怎样的位置。她知道自己很想芳芳,不想芳芳从此消失,这样就是为什么她会今晚会妥协收留施云漾的原因,她更知道,芳芳的消失是必然的结果,芳芳对自己,对施云漾都是一种意外,会被修正的意外。
“很晚了,我想睡觉了。”许招娣不太想说话,大多数时候,她还是觉得施云漾应该回到属于她自己的世界,但是偶尔,又为施云漾和自己纠缠不清感到一些高兴,因为那她知道,因为那是芳芳存在她身上的残留,但是她又觉得自己不该拥有这样的想法。
“你既然怀念她,那你就更应该和我在一起了,说不准我心情好,就让你见到你的芳芳……”施云漾不死心的说道。
许招娣就更不想回答了,她觉得施云漾根本就装不了芳芳,就像现在,完全就是施云漾的姿态,其实她想告诉施云漾,如果不是有芳芳偶尔的错觉,自己才不想搭理她,但是想了一下,许招娣还是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不然她觉得自己今晚不用睡觉了。
“许招娣……”施云漾见许招娣不搭话,就用手推许招娣的背,不让许招娣就这么睡过去。
“我很困……”许招娣不得不再次这般说道。
“你是猪,就知道睡!”施云漾不满的抱怨道,她一个大美女在这,就知道睡觉,一点美人在怀自觉都没有。
“现在都快两点多了。”许招娣看了一下表,非常无奈的说道,施云漾这种夜猫子,难怪要靠昂贵的护肤品才能保持美貌了,再这样下去,她觉得说不准再贵的护肤品都保不住她美貌了,一个太知道自己美的美女,哪天要是不美了,那就有趣了,许招娣暗暗想到。
“你这被子怎么不暖,我腿脚睡这么久还是冰的……”施云漾继续抱怨道,她和许招娣各一床被子,但是她想抱着许招娣一起睡,可是又没好意思直接说,就只能找蹩脚的借口。
许招娣一听就知道,施云漾胡说八道,施云漾身体很好,和自己睡一起的时候,她身体比自己还暖和。
“条件简陋,我也无能为力。”许招娣回答道。
“据说人体体温抱起来最暖和了,我委屈一下,抱着你一起睡好了,我们可以互相取暖。”施云漾十分不要脸的说道。
“但是我睡觉怕热。”许招娣自然不会同意,所以一口拒绝道。
“我又没要对你做什么,你又怎么会热呢?你是不是想歪了?”施云漾更不要脸的说道。
“如果你还是觉得冷,我把我的被子又给你,我去我弟房间睡。”许招娣态度很坚定的说道,就是不接招。
施云漾见许招娣如此不解风情,也只能收敛,不过总归是回到许招娣的床上了,来日方长,施云漾想得倒是挺乐观的。
第86章
许招娣见施云漾安分了,便去睡了,她哪里知道施云漾根本就是在守着她睡着。在许招娣睡熟的时候,施云漾敲敲的掀起许招娣的被子,然后轻手轻脚的钻入许招娣的被子中,温暖的体温,带着许招娣身上特有,让施云漾觉得好闻的气息。她以前认为是许招娣身上让她觉得好闻的味道是处子的气息,如今许招娣早被自己的破处,但是许招娣身上还是自己喜欢味道。生物学的说法,一个人体味让你喜欢的话,大概就是出于荷尔蒙本能的吸引,就好像齿和齿轮之间的匹配。当然也有说得好听浪漫一点的,就是女人靠气味找到爱人,以前施云漾觉得这种类似的说法嗤之以鼻,如今她在遇到许招娣之后,不得不承认,似乎有这个可能,当初她失忆的时候不就是喜欢许招娣身上气息,再加上一点雏鸟情节,许招娣对她好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此刻,施云漾闻着许招娣身上干干净净带点微甜的气息,竟然有种很想念的感觉。施云漾本能的埋入许招娣的颈窝,闻着让她喜欢的气息,就跟天然的香水一般,让施云漾忍不住往许招娣的颈窝蹭了几下。
许招娣本来睡得沉,但是睡梦中只觉得脖子有些发痒,本能的伸手轻轻推了一下施云漾的脸,但是睡梦中她似乎把施云漾当成了芳芳,她的手在触摸上施云漾的脸之后,便收回了大部分推开的力气。
施云漾感觉到睡梦中的许招娣的顺从,心中莫名有些欣喜的感觉,她觉得许招娣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当然施云漾故意忽略的那个自己,其实只是芳芳而已。
施云漾伸手把许招娣抱入怀中,睡梦中的许招娣,开始显然是不习惯被人抱入怀中,可是随着她推不开施云漾,渐渐也就妥协了,就像过去一次次被芳芳抱入怀中,从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适应。
抱着许招娣的施云漾,闻着熟悉的气息,睡意袭来,似乎身心都被净化了一般,没有一丝的歪念,只是单纯的抱着许招娣睡觉。
早上许招娣睡醒,感觉全身都有种僵硬的感觉,这让她想起被施云漾圈锢在怀中的睡觉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许招娣豁然睁开了眼睛,果然眼前便是施云漾那张美艳的脸的。
施云漾还在睡觉,那张睡着的脸和芳芳的脸并没有任何不同,就像同用一个身体,却长着两个不一样的灵魂。所以对着芳芳的脸,许招娣的心情有些复杂,虽然她不知道施云漾什么时候睡到自己的被窝,但是她竟然并不想叫醒施云漾,更不想叫醒施云漾那个会张牙舞爪的灵魂。所以许招娣就这样静静的看了施云漾许久,许招娣才轻轻推开了施云漾,从施云漾怀中起来,动作非常的轻,并不想吵醒施云漾。
施云漾感觉自己睡得特别好,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也已经很迟了。等她去大厅的时候,许招娣就像过往一般,在忙着准备煎饼摊的食材,但是也像过往对待芳芳那般,帮她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这一瞬间,施云漾有些恍惚,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就回到过去那一段失忆的时光,而自己就真的只是芳芳。但是随即,施云漾把这种感觉驱逐出脑海,只是假装一下芳芳,难道还真把自己当芳芳了。施云漾觉得这种感觉有些恐怖,她一直认为是失忆的自己放不下许招娣,那一小部分的自己的不舍,可是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许招娣对现在的自己也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这让施云漾感到了有种莫名其妙的焦虑感,施云漾不知怎么的,就有种想落荒而逃的冲动,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她在吃完许招娣给她准备的早餐之后,没和许招娣打招呼,就一声不吭的开了许招娣家的门,然后就慌忙的离开许招娣的家。
正在厨房忙碌的许招娣听到了一声关门的声音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知道可能是施云漾离开了,或许可能不会再出现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她觉得自己有时候直觉又准得可怕。这个想法,让许招娣内心本能的产生一股惆怅的感觉,她想概是对芳芳的不舍。
事实上,施云漾离开之后,确实很多天没在出现。
施云漾在逃避,这种逃避和之前有些相同,又有些不同,相同的是,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喜欢上许招娣的可能,不同的是,她现在她不愿意承认似乎比喜欢多了一些。
第87章
施云漾在离开许招娣的家之后,心情有种惶恐茫然的感觉,但是这种心情,她已经不像之前那般想和别人倾诉。这是第一次这几次唯一一次,她并没有找秦挽舒的倾诉,她要做的就是自行消化。她清楚别人说得再多,自己如不能自行消化的话,心里永远就像扎着一颗石子。这颗石子,大概就是抱着许招娣外衣,内里包括着舒适感,喜欢,喜爱等一些情感。她极力的想要从她的生活中,把这个石子剔除,可是不知怎么的,越是剔除,那石子越钻越深,甚至开始消融在她的身体内。
如果没有失忆,自己会喜欢许招娣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不会。芳芳喜欢许招娣,那是雏鸟情节作祟,那作为施云漾的自己,为什么也有种越来越不排斥许招娣的感觉?要坦然接受自己被许招娣吸引的感觉吗?明明许招娣处处不符合自己审美和要求的,想到这里,施云漾就感觉自己的内心在死命的拉扯。
那个属于过去三十年施云漾的灵魂并不让她接受自己也有喜欢上许招娣的可能,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许招娣,许招娣想要的是一个能陪她好好安分过日子的人。自己现在任凭着现在的并不真实的感觉,去招惹许招娣,对自己,都许招娣都不是一种负责的态度。当然她也不明白,自己这种人怎么可能还想对别人负责。她觉得只要彻底的拉开和许招娣的距离,过几个月,现在这种感觉就会渐渐淡去,虽然现在可能会难受一些。只是半年的芳芳却再在告诉她,她在意许招娣,许招娣能给她带来纯粹的感觉和快乐,她喜欢和许招娣相处的时光,甚至留恋。
不过,最终还是三十年的施云漾占了上风,她乖乖的去上班,忍住不再去找许招娣,忍得确实有些辛苦。她本来就不擅长克制欲望的人,而现在最强烈的欲望萨奇·史泰龙,就是驱动她去找许招娣的欲望,她压制住了这种欲望,也确实做到了。只是想起许招娣的时候,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忍得这么辛苦,内心如此纠结到底是为了什么,好似在和自己内心在做着一种斗争。
施云漾在忍住三个月之后,强烈想去找许招娣的感觉,也终于一点一点的淡了下来,果然没有那么重要,人吉尔达斯啊,有时候就是会被自己感觉欺骗,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总是被感觉夸张放大。施云漾决定恢复过往,纵情声色犬马的生活。这天夜里,施云漾压下内心一直挥之不去微许的异样感,玩得特别的疯狂,也故意玩得投入,喝了很多的酒,她喝醉了。
她叫了一个代驾,本来有个女人要送她回来的,她嫌那女人身上不够好闻就拒绝,她像一滩烂泥一般,醉醺醺的在后驾驶座上,她醉眼朦胧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突然景色换成了那条她明明只去过几次,却无比熟悉的街道,她意识到这是许招娣摆摊的街道。那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很想许招娣,那中明明在渐渐淡去的思念,在那一瞬间,突然爆发思念的浓度,让她感觉到一种揪心的感受。
“停车!”施云漾朝代驾喊道。
“这里不能停车……”代驾为难的回答道。
“我让……你马上停车!”施云漾命令的说道。
代驾只能靠边停车。
车一停,施云漾就开了车门,摇摇晃晃跑向许招娣摆摊,代驾想拦都拦不住。
在施云漾离开许招娣家三个月,消失了三个月之后,再次出现在许招娣跟前。
一身火辣打扮,醉醺醺的,显然刚出夜场回来,许招娣看着重新出现的施云漾,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不知道施云漾为什么要再次出现,她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许……招娣……你赢了……”施云漾醉醺醺的许招娣说道。
第88章
许招娣看着醉酒醉得都快站不稳的施云漾,无论这个人是芳芳还是施云漾,许招娣在看到施云漾第一瞬间,是开心的,但是这种开心太过短暂了。一个烂醉得从夜店回来的施云漾,和以往的施云漾并没有任何不同,都那么不讨喜的。
“你醉了,你代驾司机还在等你。”许招娣语气平平淡淡的说道。
“许招娣,你为什么还是这么讨厌?”施云漾看着对自己还这般冷淡许招娣,忍不住的就抱怨道。
“嗯,一直都很讨厌。”许招娣一直都知道,在施云漾心中,自己应该一直都是很讨厌的存在,不然当初她也不会装失忆。
“没见过你这么不识相的女人,有喜欢你,你就该偷笑了,还是我这个白富美,你还又是什么不满意的,还要挑三拣四的,失忆的芳芳有什么好,我有什么比不上她,你喜欢她也不要喜欢我。你也不喜欢芳芳,她都消失了那么久,你也是对她不闻不问,毫不在意,你就是木头,没有感情的木头,我不来找你,你就不会来找我吗?你他妈的,以为我想失忆,我想喜欢上你啊,说来说去,你不都是你们害,现在你想置身事外,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么……”施云漾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她从失忆那天起,背后就好像有一只手在推着她,让一切都变得身不由己。
这个点,虽然很迟了,但是还是有不少顾客,所以施云漾醉酒噼里啪啦的说出这一通话之后,周围人炸开了,围了不少人过来,甚至有些人拿出手机来拍。
许招娣心想施云漾这番,明天酒醒,大概会觉得很丢脸,羞恼之余,大概又会迁怒自己。为了避免让更多人的看热闹,许招娣不得不提早收了煎饼摊,打算把醉酒的施云漾扶回家,因为那个代驾子在看到她们认识之后,早已经离开了。
显然施云漾醉得都不能好好走路了,许招娣并不能兼顾煎饼摊和施云漾,许招娣只能给弟弟许承宗打电话,让他来收一下煎饼摊。
“许招娣,我告诉你……”施云漾还要继续数落和抱怨自己对许招娣的不满,那是她这三个月堆积在心理对许招娣怨和不满,有点像怨妇了。
“你喝醉了。”许招娣又说了一遍,伸手去扶穿着高跟鞋摇摇晃晃的施云漾,施云漾本来就比她高,再穿着超高的高跟鞋,比许招娣看起来高了许多。
“我不用管,反正你也不在乎我……”施云漾口是心非的说道,伸手去推许招娣,自己却因醉酒,在用力推开许招娣的时候,重心不稳,往后跌去,还好许招娣眼疾手快的扶助她,才没让她摔个人仰马翻。
“别闹了!”许招娣微微提高音量,皱眉说道,这个施云漾尽会给自己找麻烦。
不过,说也奇怪,本来还在抱怨着对许招娣不满的施云漾在听到这句话后,还真的是安分了不少,没有再发酒疯。其实现在的施云漾因为摄入了太多酒精,酒精持续发酵,头晕得很,身体十分虚软无力,也快站不住了,虽然许招娣看着很讨厌,但是看到许招娣,还是会让她感到莫名的放心和心安。
许招娣感觉施云漾安分了不少,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摆摊的地方离她家并不远,只要步行十来分钟就到了,但是因为施云漾人高马大,喝得烂醉如泥,她扶着有些辛苦,便开始拦了一辆的士,抛下煎饼摊,把施云漾再次带回家。
许招娣把施云漾带回家,伺候施云漾卸妆,脱鞋,换睡衣等等搞定之后,施云漾才安分的睡了过去,这期间施云漾一直都不太安分的闹腾着,让许招娣倍感辛苦,安置完施云漾之后,她自己的都折腾出一身汗,真的是比她连许摊好几个小时的煎饼还累。
许招娣洗完澡,爬上床,看着睡在自己床上的施云漾,心情又有种说不清的情绪,这张是芳芳的脸,她在这时候才敢这般看着。都说酒后吐真言,施云漾那些抱怨又委屈的话,听起来还是和以往一般高高在上,但是又有种傲娇在撒娇的感觉,她好像在说,我喜欢你了,你得哄着我的意思。而表达这个意思的人,似乎不是芳芳,更多的是施云漾,施云漾那样人,会喜欢自己吗?许招娣觉得大概自己会错意了,那么不可一世的施云漾怎么会喜欢自己,但是如果万一,她喜欢自己,其实许招娣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第89章
早上施云漾捂着疼得都要炸开的头在许招娣所住的地方醒来,第一时间她很茫然在在哪里,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正在许招娣所住的地方。她怎么在许招娣这里,施云漾的脑袋有一瞬间的断片,她记得昨晚去了夜店狂high,喝了不少酒叫了个代驾,然后……
终于把记忆串联起来的施云漾,觉得自己把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她拿了枕头把自己的头给埋了起来,此刻像起崛起屁股,埋起头的鸵鸟,正做着自欺欺人的事情。她怎么发酒疯发到许招娣这里,还说那些话,简直有种把自己的脸都快打肿的感觉,火辣辣,疼得都不敢见人,明明不是都不把许招娣当回事了么,昨晚那像什么话嘛!反正施云漾已经无法直视自己的内心,某种呼之欲出答案,这已经不是她想闪躲就能回避得掉的。
许招娣见已经都快过中午十二点,施云漾还没醒来,早餐已经放冷了,许招娣不得不把早餐收掉,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准备午餐了。只是出于不放心,她还是进房间瞄了施云漾一眼,发现施云漾正把头埋在枕头上,大概正为昨晚发酒疯的事情懊恼。许招娣瞄了一眼便退了出来,当作没看到施云漾懊恼的样子,她想施云漾大概还是会装失忆那般,装作昨晚的事情没发生过,虽然她和施云漾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就有种太了解这个人的感觉。
大概十五分钟后,施云漾大概做好了心理建设,才出了卧室房间。
“我怎么在这里?”施云漾果然又装傻了。
许招娣看了正在装傻的施云漾,许招娣都不知道是不是要为自己的神机妙算鼓掌。
“你昨天喝醉酒了,自己跑来的。”许招娣轻描淡述的说道,完全也不算拆穿施云漾。
施云漾本来是打算装失忆,但是见许招娣这么不在意的方式,她就有种恼火的感觉,她昨天那些话,意思那么明白,对许招娣没有造成任何一点困恼,她就有种丢脸都白丢脸了,一种明月照沟渠的郁结之感。她自己可以装失忆,但是却不允许许招娣完全不在意。
“我昨天有做什么,说什么吗?”施云漾故意这么问道。
“发了一会儿酒疯。彭家驹”许招娣据实说道。
“什么酒疯?”施云漾进一步问道。
“你都忘了吗?”许招娣反问道,不知为何,许招娣发现她就是对施云漾现在什么心理和什么心态,有种了如指掌的感觉,所以自然不会顺施云漾的意,毕竟许招娣不想自己陷入一种不可预知的麻烦中。
“记不太清了,你能和我说说吗?”现在施云漾也不管丢不丢人了,反正昨晚的脸都丢光了,现在就想知道许招娣怎么表态,已然破罐子破摔了。
“既然忘了就忘了吧,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许招娣心中,施云漾是十分好面子的,就算心里不爽,应该不会马上把自己把脸皮给剥下来,但是她显然没料到,以一向死要面子施云漾也会让她意外的时候。
施云漾被许招娣这么一噎,当下就恼羞成怒了,自己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向人表白过,好不容易示软表白了吧,被人无视,当成不重要的事情,她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我对你就那么不重要,芳芳也不重要么?”施云漾羞恼的质问道。
“你不是忘记了吗?”许招娣再次问道,虽然她有些意外施云漾的反应突然和她料想了有些不同。
“我突然想起来不行吗?”施云漾语气不善的反问道,她现在心里憋屈得要死,还从来没人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
“哦。”许招娣就平淡的哦了一声,这样不打算要自己那张泛着金光的脸的施云漾,确实让许招娣十分意外,同时也不知道拿这样的施云漾怎么办,因为这样的施云漾莫名有些像芳芳。
“别人向你表白,你不是应该表态一个么?”施云漾看着这样依旧不冷不热的许招娣,眼睛都快喷火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上这个该死的女人哪里了。
“你是施云漾,不是芳芳。”许招娣提醒施云漾,高高在上的施云漾是不可一世,是不会看得上许招娣的,别把自己角色弄混乱了。
“老娘是谁,还用你提醒啊金俊熙,你就说接不接受?”施云漾咄咄别人的质问道,大有一副黑社会收保护费的姿态。
许招娣看着施云漾,心想,果然是麻烦了,这般高高姿态的表态,如果被拒绝,应该会恼羞成怒吧,然后感觉遭殃的又会是自己,这让许招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么强势的表白。
第90章
“我不接受。”许招娣在认真考虑之后,还是决定直接了当的拒绝,免得会有更多的麻烦等着自己。
“为什么?”施云漾没想到许招娣就这样毫不留恋直接拒绝,虽然已有预期,但是内心还是很不舒服的,想自己长到三十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向人这般表白过,然而第一次告白就被人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不喜欢你,我们也不适合。”许招娣十分冷静的回答道。
“你对芳芳也不喜欢,不在意,对么郑宇盛?”施云漾质问道,如果施云漾没能让许招娣留恋,那芳芳呢?
许招娣一时间沉默了,她对芳芳是在意的,她有时候也不知道拿存在着芳芳施云漾怎么办,在施云漾消失的三个月,对芳芳是想念的,甚至是施云漾,偶尔也会想起,偶尔也会想看看。
“你怎么不回答?也给芳芳一个明确答案。”施云漾逼近许招娣质问,此刻施云漾是越是在意,越是会咄咄逼人。
“你明明知道,芳芳只是一个意外,她本不该存在的。”许招娣被施云漾逼着倒退了几步之后回答道,从一开始她就是知道那个芳芳这个意外会被修正,从一开始她就不敢放太多的感情进去,她早就完完全全做好芳芳会消失的准备,芳芳的依旧存在,依旧施云漾的纠缠,才是许招娣预料外的事情,让她不知所措。
“如果你连芳芳都不喜欢,我也没什么好说,有时候,我都觉得你这样活着真的很没意思,可是我为什么要喜欢上你这样没意思的人呢?”施云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明白了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她就算再漂亮,再有钱,再聪明。不被爱的人,有时候就显得那么卑微,施云漾讨厌这种感觉,但是却无法挣脱这种感觉,这种情绪就像吸满了水的海绵,那种饱和得无法再负荷的感觉。此刻的许招娣终于摆脱了穷屌丝的形象,反而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被爱,原来会把人变得卑微,她讨厌现在的自己,她迁怒许招娣,可是她偏偏无法在短时间内把这些负面的情绪都从心中抹去,好似久久不散的阴霾。
许招娣第一次那么直观的感觉到施云漾此刻内心的痛苦,施云漾拨开了自己的骄傲,自负,不可一世,那颗藏这些之下的那颗心,就像玻璃那般,显得有些易碎。这让许招娣有些不忍,她知道这一切,从来就不是施云漾想要的,出车祸,失忆,变成芳芳,甚至喜欢上自己,都是那么不情愿,可是这一切都发生了,施云漾变成了受害者。如果没有这一切,施云漾还是会那样荒唐不可一世,但是也不觉有什么不得好的施云漾,至少没有太大烦恼的施云漾,这般想来,许招娣又有无法心安理得置身事外的感觉,内心深处亦有对芳芳的不舍,这让许招娣也感到一种烦躁和焦虑,隐隐的感觉一根看不见的细细的丝线,在她和施云漾之中拉扯着。
“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能死皮赖脸的赖着你不放,我就不信,我就真不能把你忘了!”施云漾发狠的说道,她再主动来找许招娣,她就是小狗!只是在离开许招娣的家门口那一小段距离,她走得很慢,她一直在期待许招娣把自己叫住,可是知道她真的出门了,许招娣都没有开口。
许招娣看着满满离开的施云漾,心里突然也有些难受了,那种难受并不强烈,但是还是让许招娣情绪低落了下来,她想只要施云漾不再出现,这种情绪自己应该调节好的。
施云漾没有被许招娣挽留,出了许招娣家门那一瞬间,那种委屈的情绪达到了最高的浓度,然后就好似催泪剂一般,让施云漾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施云漾看着电梯镜面的自己,那红着眼眶的自己,这样的自己如此陌生,又如此真实存在着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