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哲学的起点和背离-内研学堂

本篇作为《透过东西方哲学思想的传承看信息的衰减和质变》系列连载的首篇文章,为大家讲述我对东西方哲学的认识,还原哲学的朴素意义。解开很多人内心深处对科学、哲学、逻辑学、国学等模糊和非正式概念的混沌和纠结,掰开揉碎和你一起看懂东西方哲学的源头起点和关注点,对整体东西方哲学的起点和差异做一个新的架构认识。
有人说,中国孔孟老庄之流,谈不上是哲学,因为缺乏西学探求本源的【哲科思维】。从质料论,到形式论;从泰勒斯说水是万物之源到柏拉图说一切事物背后必有一个理念......那种追本溯源的精神和方法论蒋蕊泽,是科学精神的源动力,也被认为是鉴别哲学范畴的基本归因。
其实何必要给哲学这个词带上那么沉重的枷锁?在我看来,哲学是什么?之前我从一本书里读到孚王府,哲学源自于乡愁,深深撼动了我。“乡愁”是很朴素的东西,所以哲学不是庙堂之上的供奉品,也不是分别社会等级或人生品味的界限尺,哲学更像是在一股浓烈的“乡愁”下去追问自己内心和思考的过程,哲学是饮食男女在待人接物中突然映照本心的一个意思而已,哲学并不遥远,就在我们身边。
狭义哲学的概念源自西方,强调假设和证明,表达为抽象逻辑的推理和严密性。但是不代表东方人的思考和反省就不是哲学。广义的哲学应该是大众化的。“哲学”这个词是从日本流入中国,日本作为最早西化的东方国度,快速吸收了西方哲科思维的理念系统,并学习实践,算是东方的西学先驱。
“哲”这个词在古代中国代表着“智”。土木工程排名《尔雅》云:哲,智也。甲骨文的哲字代表着两种力量的平衡,所以古代中国人认为平衡即是智慧,即中庸之道。所以中国人认识的哲学,就是智慧之学,是通过思考钻研产生智慧来平衡万物生息,解决问题。只是东方哲学只提现象层面的归纳(即从日常生活眼见为实的经验累积出发),很少有假设和求证的过程。
很多人说东方思想是建立在农业社会上的现象归纳,西方哲学是建立在工商业文明上的抽象逻辑演绎,是更先进的思想工具和方法。我并不赞同这种简单的比较和二元对立思维,东西方哲学各有精妙处,作为一种思考方法,本无好与坏的属性。西学有他的抽象逻辑简洁美,东方思想有意境和艺术上的造诣。立派别,分高低是一种很粗糙的二元认识逻辑下的幼稚行为。
今天的国人,其实在受教育过程中已经全盘西化。虽然底层思维方式仍受东方文化的惯性熏陶玲珑变,但应用和后天教育全是西学系统训练。这种现象导致很多人在深深的矛盾中挣扎,所以不得不持一个绝对极端的态度,才能让自己的内心免于这种矛盾的挑拨。有很多极端科学主义者,认为科学代表着一切,科学等同于客观。罗胖在罗辑思维中多次用憎恶的口吻蔑视中医,对转基因等科学成果却热情追随且力排众议,这其实本身就是一种面对内心矛盾的焦虑。是好是坏何必先下结论?难道不先定个调子或主义什么的就失去了自我存在的底气?韩世雅当科学变成了权威崇拜,本身就违背了科学本身的可证伪性。
在我看来,西方科学绝不完全代表着客观,相反是极不稳定和越来越快被新理论推翻的演进。牛顿在绝对时空观的低速宇宙下建立的力学系统,曾登峰造极,连当时无法观测到的海王星都得按照他计算的轨迹运行,人们宁可相信行星轨道错了,也不相信是牛顿的天体物理学理论错了。
可当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明确引力仅仅是一种空间曲率时,经典力学理论却全盘崩溃。今天的量子力学、超弦 M 理论、平行宇宙等观点虽然没有被彻底证明,但也很有可能会很快颠覆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概念。这一切说明了什么,科学仅仅是人认识世界的阶段性产物,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认知局限,绝不代表是一种终极的认识或直接等同于客观规律。
很有意思的是惟爱是卿,东西方两个大哲人曾分别论述过一个问题,即是“我思”。庄子说自己梦到变成蝴蝶,提出了一个问题,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这个问题提的很美,但是庄子却止步于此了,留下了一个值得深思的意境,却没有给答案。这是东方文化很典型的一个特征,提出一个意境或境界,然后不告诉你路径,就三个字:自己悟。
西方哲学家笛卡尔思考到这个问题时,也说了一句话:叫做“我思故我在”这句话很了不起高堂广厦,他把这个思考作为了一个起点,等于试图去解决庄子提出来的到底是谁在做梦的问题。笛卡尔给出的答案是只有我思考的时候我才能确定我存在,他通过复杂的推导论证来证明人类精神的存在,但是却无法证明物质的存在。这也是西哲从本体论到认识论过度的一个里程碑。
因为西方哲学家在本体论阶段一直苦苦思考追求的那个本源,最后发现找不到。推演至今,质料论从水是万物之源,一直追问到了分子、原子、质子电子、到今天的夸克。可是别说夸克了,谁又真正见过电子质子是什么?无法用形象来描述。我们今天说的一个原子周围分布的多层电子围绕,其实都是逻辑推理下的模拟,而非一个客观本真的存在。
所以西哲转而走了形式论到认识论的路,既然现象层面无法追问终极,那就用抽象逻辑的方法,抛弃现象本身刘子蔚,走纯逻辑的路。这是东西方思想彻底分道扬镳的奇点。
我们今天看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你会发现,用东方人具象化的思考方式,你完全无法理解这本书在说什么,因为和我们日常饮食生活现象层面的东西完全没有关系。从几个不证自明的基本公理提出假设,然后逐步推演验证,形成一整套逻辑体系邓光荣葬礼 。这是西方抽象思维“形论”和“数论”的起步。也是今天几何学和数学的鼻祖麻雀变公主。
很多中国人包括我自己在上学的时候很抵触数学,第一觉得搞不清楚用途,第二觉得自己的脑子理解不了那种抽象思维的方式。可是恰恰是这样的东西,在西方人看来是最不会骗人的。现象层面有太多的假象,但是逻辑世界里,1+1=2是天理,永远成立,不会骗人。慢慢的,提出假设,然后在公理的基础上去推导证明,再来验证这个假设成立,这样的思维变成了一切西哲的基础和表现形式。
近代开来,中国古典哲学,像一个陈旧的发动机无良家丁,驱动世界几个世纪,然后轰然倒塌,变成了众矢之的。从“德先生”“赛先生”登堂入室,到维新洋务、五四新民主主义、然后“反四旧”到“批林批孔”,孔子其人不知得罪了谁,竟落得个如此下场。沉淀在中土之国的巨大精神财富,也被一片批判科举亡国和儒家训政下,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东方文化自始至终就是务实的,在东方思想百花争鸣的那个轴心时代,不是没有出现过研究形式逻辑的派别,只是很难存活下去。战国百家时候有一派名家,开创人是惠施,经常会和庄子辩论。“子非鱼”的故事就是出自于他们两个的辩论,里面就牵扯到很多形而上的逻辑概念转换和推理。发展到后期公孙龙的“白马非马”其实已经很像苏格拉底的大前提、小前提、结论式的演绎哲学结构。可是为什么都是昙花一现呢?就是因为不实用。
战国时候有一个齐国名士叫淳于髡(kun),就曾经嘲笑孟子:他说嫂子溺水都应该抛弃“男女授受不亲”教条出手相救,如今天下大乱,诸侯纷争,作为有学识的人不应该坐而论道,应该出手相救才是。可见自古东方思想重在解决问题,而不在形式逻辑。
很多人可能会说,这样的思考是不进取的,是浅薄的。这也是导致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我不否认是有前因后果的牵强关系,但是我们也可以做一个大胆的思考,谁说保守而不激进就是错误的?激进用智改造客观就是正确的?宇宙没有发展到最后一刻,这个结论谁也没资格做。
大家都看到今天科技发展带来的成果,让人类不断的骄傲和狂妄,认为自己比古人活的质量高很多。其实在我看来并非如此。王东岳先生说过一句话:“科技的发展是人类在生存环境不断恶化的前提下不得不去改造环境所做的应激反应。”这句话说的很到位。换句话说,别认为科技有多么伟大,古人没有科技,不是不进取,或许是因为根本就用不着。抱朴守拙是东方文化的根基。我在这里的讨论没有褒贬好坏,只有论述和品评獭兔最新价格。
综上,无论是东方的务实思想还是西方的抽象逻辑,都是人类面临问题不断用智解决问题过程中的表现形式,只是路径不同而已汪寅仙。哲学本身并没有那么高端,之所以后来变得深不可测,是因为后人曲解了哲学家用智的本来目的。抛弃了他们要解决的那个问题和思考的终点,舍本逐末地去追求中间的那个形式总裁难伺候,这也是一切伪科学、伪国学、成功学瞿铭,以至邪教的根本面目。
要去理解一个人的思想,一个哲学家的意境,就一定要回到他的那个场景中,体味他面临的问题和他的人生态度,否则你所得到的仅仅是别人的信息而非自己的思考。东西方思想都是人类的瑰宝,如何在正确的场景和阶段发扬,获取力量和智慧,是我们不断探索的目标和使命蒜苗回锅肉。
本期就讲到这里,欢迎大家持续关注【内研学堂】大叶油草,闭门啃读,修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