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列国志(白话文版)第四十回(上)-十开之文
东周列国志作者:冯梦龙(明)
白话文译者:兀十
译文宗旨:情节不增不减,文意不曲不歪,展现最通俗易懂的经典故事和人物。
(严禁以任何形式擅自转载此文)
第四十回 先轸诡谋激子玉 晋楚城濮大交兵
赵衰奉晋文公之命探望魏犫,此时的魏犫受重伤,躺在床上,当他得知赵衰一人来看望他时,他便猜到赵衰的来意。魏犫一想到赵衰此来将决定自己的生死,他连忙命人取来布帛将胸部的伤口包扎起来,并不顾他人的劝阻,穿戴着平常的衣服,挣扎着起身去见赵衰。
赵衰见到魏犫,关心地问道:“听说你病情不轻,怎能起身迪迦列传?国君派我来探望你的病。”
魏犫恭敬地对赵衰说:“您奉国君之命前来,我不敢不敬,所以才将伤口包扎来见您。我自知有罪当死,不过,万一我获得赦免,一定会报答君主,不敢享受安逸的生活。”说完,魏犫还忍着巨痛向上跳三下,又向前跳三下。
赵衰看到魏犫的举动,他满意地说:“请你保重百发百中造句,我会在国君面前为你说情的。”
赵衰离开魏犫的家,他来见晋文公,并对他说:“魏犫虽受伤,可还能跳跃,又不失礼节,不忘报效国家。如果国君赦免他,之后他必会拼死报国。”
晋文公回答:“如果能申明国法,又能警示众人,我又何必再多杀一个人呢!”
这时,有人将颠颉拘押到晋文公面前,晋文公大骂颠颉焚烧僖负羁住所之罪,之后下令将颠颉斩首,并将头悬挂在北门,号令说:“如果今后还有人违抗国君的命令,这就是下场!”
虽然晋文公赦免魏犫的死罪,但是他还是革去魏犫的职务。晋军上上下下的将士无不深有感触地说:“颠颉和魏犫两人跟随国君在外流亡十九年,可是他们违反国君之命,也只落得一死一革职的下场。看来国法无私,以后我们都要谨慎从事。”
晋文公伐卫又伐曹,其实都是为解救被楚军围困的宋国,所以再讲讲楚国伐宋的事情。楚成王带领着陈、蔡、郑、许四国诸侯的军队伐宋,他们一举攻克宋国很多地盘,直攻到宋国的都城睢阳。楚军将睢阳团团围一笑清国住,楚成王的心里打起迫使宋国投降的如意算盘。
可是,楚成王忽然接到卫国使臣的急报,得知晋军已夺取卫国的五鹿,卫国国君也出逃避难。楚成王决定分兵两路,留下成得臣为将继续围困宋国,而自己则亲自率兵去救援卫国。陈、蔡、郑、许四国诸侯都以本国有事为由,各自离开,只留下各国的将领率军跟随楚军。
就在楚成王去卫国的半途中,忽然听说晋军已移兵曹国。楚成王与将领们商议救援曹国的事情,新的战报又传来:晋军已攻破曹国,并俘虏曹国国君。
楚成王接连听到晋军的战报电白教育网,他惊叹于晋军用兵神速,于是楚成王将楚军驻扎在申城,一面派人与齐国讲和,一面又派人到宋国,召回围困宋国的楚军,楚成王还向成得臣下令说:“晋侯在外十九年,年过六十才得到晋国,他备尝险阻,图书情报学体察民情罗蓝山,使晋国昌盛,这是楚国不能比的,我们还是谦让晋国吧。”
负责率军围困宋国的楚国将领成得臣觉得宋城已快要攻破,他不仅不愿撤军救赎者法杖,还派人对楚成王说:“再等些时间必能攻克宋国。如果我们遇到晋军将决一死战,如果不能取胜,我将受军法处置。”
楚成王得知成得臣继续围攻宋国的消息,他也开始犹豫不决,于是找来楚国以前的令尹子文,征求子文的意见。
子文对楚成王说:“晋国救援宋国,是因为晋侯也想当诸侯领袖,不过这对于楚国来说并不是好事。如今能与晋抗衡的只有楚国,如果楚国也避让晋国,那晋侯就能当诸侯领袖了。况且卫国和曹国见我们楚国也避让晋国,他们也会因畏惧而依附于晋国,所以现在我军可与晋军对峙栾贝贝,以坚定卫国和曹国的信心。但是日耳曼英雄,我要强调的是,您应下令,楚军不能轻易与晋军作战。如果以后双方讲和,对于现在南北局面也有利。”
楚成王采纳子文的建议,下令楚军不从宋国撤兵,但是也让成得臣不许轻易交战,能讲和就讲和。
成得臣内心对于没有撤军的事感到欣喜,他对宋国的攻势一天比一天凶猛。
宋国的宋成公之前向晋国求援檀木匠,得到晋国的承诺,以伐卫国和曹国的方式解决宋国的危急,可是这一招没有奏效,楚军并没有撤兵,宋成公的心里越来越慌乱。
宋国的大夫门尹般建议宋成公派人出城,再次向晋侯告急。宋成公心想,求人帮助不能空手而去,于是他取出国库中的宝玉等财物,让门尹般和华秀老两位宋国大夫带着礼物,乘着楚军没有防备的机会,偷溜出城。
两位宋国大夫小心翼翼地躲过楚军的营地,一路找到晋军驻扎的地方,他们一见到晋文公,便眼含热泪,请求晋文公出兵救援宋国。
晋文公与先轸商量说:“看来宋国的局势危急,如果我们不去救援,宋国就要亡国,可是我们要去救援,晋军和楚军就要交战。以前郤縠曾建议我,如果要与楚国交战赵佗墓,必须要有齐国和秦国帮助,可是齐国与楚国刚讲和,秦国又与楚国毫无过结,恐怕他们两国不会帮助我们。”
先轸为晋文公想出一条能让齐国和楚国帮助晋国对抗楚国的计策,他对晋文公说:“宋国向我们赠送丰厚的礼物,如果我们只因收礼而救援宋国,这不符合大义,不如我们不收宋国的礼物,而让宋国人将礼物分别送给齐国和秦国,请齐国和秦国派使臣到楚军中斡旋,使楚国从宋国撤军。如果楚国不同意撤军,必定与齐国和秦国之间的关系产生裂痕。”
晋文公听到这里,担心地说:“如果楚国同意撤军,齐国和秦国一定会促使宋国与楚国交好,那对于晋国又有什么好处?”
先轸笑着说:“您别急,我还有一条计策,确保楚国一定不会答应齐国和秦国的斡旋。”接着,他又笑着说,“曹国和卫国都与楚国关系很好,而宋国是楚国所妒恨的国家。我们已驱逐卫侯、抓获曹伯,卫和曹的国土都在我们晋国掌握之中,如果我们将与宋国相邻的卫国和曹国土地都割给宋国,那楚国就会更加怨恨宋国。即便齐国和秦国为宋国讲情,楚国也不会宽恕宋国,更不会从宋国撤军。如果楚国不从宋国撤军,齐国和秦国就会可怜宋国,而对楚国不满。这样一来,齐国和秦国即使不帮助我们晋国抗楚,也不会转去支持楚国。”
晋文公听完先轸的计策,拍手叫好。于是他让宋国两位大夫门尹般和华秀老分别带着宝玉等礼物去齐国和秦国求援。
宋国大夫华秀老来到齐国,见到齐昭公,请求齐国向楚国求情。
齐昭公询问楚国的国君现在何处?
华秀老回答:“楚王本同意解围,只是楚的新任令尹成得臣贪图功劳,不肯撤兵。”
齐昭公心想郑九妹,楚王已与齐国讲和,他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所以他答应为宋国求情。齐昭公当即派使臣直接到宋国面见成得臣,请求楚军撤兵。
同样,秦国的秦穆公也想做个好人,于是派使臣公子絷到宋国面见成得臣,为宋国求情。
宋国的两个大夫门尹般和华秀老完成使命,向晋文公回话,晋文公趁势对他们说:“我已灭曹国和卫国,这两国与宋国相邻的地盘,我国不敢私占,还是给宋国管理吧。”说完,晋文公派人驱逐原曹国和卫国土地的守卫之臣,并让两位宋国大夫收取两块土地。
曹卫两国被驱逐的守臣逃到楚将成得臣的军营,向成得臣诉说宋国大夫收取曹国和卫国土地的事。
当时,齐国和秦国的使臣正在与成得臣谈论宋国的事,并劝说成得臣从宋国撤军。可是成得臣听说宋国竟然强占了曹国和卫国的土地,他立刻怒不可遏地对齐国和秦国的使臣说:“宋国如此欺负卫国和曹国,根本没有要讲和的态度,我不能从命,你们不要怪我!”
齐国和秦国的使臣听了成得臣的话ko堂,自知没趣,只得无奈地离开,不过,他们在回国的路上都被请进晋军的军营。
晋文公对他们两人热情款待一番,并说道:“楚将实在太骄慢无礼,估计楚军过不了多久就会与晋军开战,还请两国出兵帮助我们晋国。”齐国和秦国的使臣点头领命,各自回国向国君报告。
这边的楚将成得臣在众人面前发誓,要让卫国和曹国复国,否则绝不撤军。
这时,有一位叫宛春的楚国小将向成得臣建议说:“我有一计,可不动兵刃,就使卫国和曹国复国。”接着,他又说道,“晋国之所以驱逐卫国国君,并抓获曹国国君,都是为了宋国。所以,请你派人与晋侯讲和,只要晋国和宋国归还已占领的卫国和曹国的土地,使卫国和曹国复国,我们便不再围困宋国,大家罢战休兵。”
成得臣听后,开始顾虑晋侯不会轻易答应这样的交换。
宛春又说:“我们可先暂缓对宋国的进攻,然后将我们的想法告诉宋人,这样宋国也会促使晋侯答应我们的交换条件,如果晋侯不答应,宋国便会埋怨晋国。那时,卫、曹、宋国都怨恨晋国,这才对我们最有利。”
成得臣听完,付嵩洋对于宛春的想法很满意,他派宛春做使臣去见晋文公。
宛春以成得臣的名义谒见晋文公,他向晋文公提出,晋国交出卫国和曹国的土地,使两国复国,作为交换,楚军从宋国撤军。
可是宛春的话还没说完,晋文公身边的狐偃就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们太没道理,你们楚军只从一个没有亡国的宋国撤军,却让我们交出已亡国的两个国家,这样交换,实在是太便宜你们了。”
先轸急忙拉住狐偃,对宛春说:“曹国和卫国的罪过本不至于亡国,我们国君也有让他们两国复国的用意,请你先去休息,我们商议之后再答复你多头授信。”
宛春一离开,狐偃就忍不住问先轸的用意东壁岛?
先轸回答说:“宛春此来的目的,就是想将功德都归结于楚,而将怨气都归结于晋,如果我们不答应,卫、曹、宋三国都会埋怨晋国,如果我们答应下来,卫、曹、宋三国都平安无事,可功德却都是楚国的。为今之计,不如我们先私下向卫国和曹国做出让他们复国的许诺,之后再拘捕宛春,以激怒成得臣,成得臣性情刚硬又急躁,他必定移师向我军挑战,这样,宋国的危机也解除了。”
晋文公听了先轸的话,觉得他想得很周到,但是晋文公又想起当初自己落难,楚国也曾礼遇自己,如果现在拘捕楚国使臣,恐怕有碍于自己向楚国报恩。
有人劝说晋文公说:“楚国肆意吞并小国,又凌辱大国,这都是中原的耻辱,如果您不想做中原诸侯领袖就罢了,否则中原诸侯受到的耻辱也是您的耻辱,您怎能楚国的罪过,只想着楚国对您的私恩。”
晋文公听后,点了点头,于是他下令以宛春无礼为由拘捕他,并让随同宛春一同前来的楚国人回去为成得臣报信。
接下来,晋文公要拉拢曹国和卫国。晋文公先派人对受囚禁的曹共公说:“晋侯不可能因当初的小忿恨而处治你,之所以囚禁你,是因为你依附于楚国,只要你派人与楚国断绝关系,就会放你回曹国。”
曹共公急于被释放,他急忙写信与楚国断绝关系。
晋文公又如法炮制,派人到卫成公避难的地方,劝卫成公顺服于晋国。卫成公身边的臣子宁俞是个聪明人,他看出这是晋国的反间之计,对卫成公不能相信晋国,可是卫成公没有听从宁俞的劝告,也写信与楚国断绝关系。
再说成得臣,当他听说宛春被抓的消息,他暴跳如雷,咆哮着骂晋文公:“晋重耳,当初你在我国中,就是我们刀砧上的肉,如今你刚回晋国当国君,就这样欺负人,我要亲自去和他讲理!”
就在成得臣发泄怒气的时候,又有人送来两封卫国和曹国国君的书信。成得臣看到书信,有些诧异,他想:卫侯和曹伯都流离在外任宏恩,怎么现在会送来书信,难道是他们打探到晋国的消息,私下向我送信,如果是这样,倒是老天在帮助我。
可是成得臣打开书信一看,书信的内容竟然是曹、卫两国要断绝与楚国的关系。成得臣更加气愤,他大骂晋文公,一气之下,命令从宋国撤军,主动去找晋军交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