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渡记游之四-文侯读书

浅草寺和皇居距离半小时车程,不到十点,太阳很是毒辣。千代田区的皇居外苑,正逢一场城市马拉松。公园里三三两两躺在树下看书的,草坪绿油油的,和蓝天白云映衬得很清新肖逾榛。下了车,步行穿过公园,直达皇居外苑护城河。

远远地看皇居,犹如深藏在山坡上的庙宇。最早是江户幕府于1457年所建的江户城。在明治维新,江户幕府结束并由明治天皇夺回管治权后,日本首都由京都迁移至江户,皇室一家从京都迁到此地居住,1888年建成的皇居国际刑警。在二战期间,曾遭美军的空袭破坏虹色时光,现在的皇居建于1968年。图片所示为皇居外的二重桥。

公园卫生间旁边有楠木正成的雕像,这些军国主义色彩浓厚的家伙,被写在日本小学课本里,当做日本的军神。也有游客和雕像合影,他们应该不知道这是谁。纪念品店里卖着和楠木正成有关的小东西,一把刀像是他切腹自杀用的。

自助售卖机在日本非常普遍,听说这些售卖机都有卫星定位,迷路的人只要和警察打电话说了售卖机的号码,警察不久就会前来救助。而一旦地震等灾难发生祖海慕拉,推倒售卖机就可以取出里面的食物和水友锅卤虾。居安思危的意识,让这个民族愈加精明。

皇居以外的路面全是小石子铺就,这样前来刺杀忍者之类一跑就能被听到。这个景点十分钟就完了,有伙扯着绳子测量什么的人,叽哩哇啦地在大太阳底下晒着蜀山飞仙。我们回车上,去秋叶原。
秋叶原(Akihabara,あきはばら),俗称为AKIBA,位于日本东京都台东区西南部,属下谷地域。本以为这是一片自然风光极美之地,到了后才明白原来是电器大街。途中经过神田小川町,高楼大厦越来越多已经让我逐渐明白,小时候街机游戏“三国志”之类,应该就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秋叶原在二战之后形成了售卖稀罕高品质电子产品的黑市高州老乡网。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这里的商店先是大量供应电视、冰箱付村吧,随后是录像机和游戏机。如今,电子产品店、模型玩具店、动漫产品店和主题咖啡馆在这里并肩共存,新的办公及零售卖场综合大楼也渐次拔地而起。尤其是动漫类周边,各种模型李解冻,很丰富。我们逛了家电器店,给朋友捎了个剃须刀,本想找找和宫崎骏的动漫有关系的产品,并没找到。这条嘈杂混乱的机器大街单竞缇,大概容不下文艺安静的宫崎骏吧。秋叶原并不是天空之城。



午饭吃了烤肉,鸡肉、猪肉、牛肉不限量,便吃了不少。只是传说中的“神户牛”需要自己掏钱,180克12800日元。2009年美国媒体选出“世界最高级9种食物”,神户牛肉与鱼子酱、鹅肝、白松露一同位列其中。
午饭之后,去登东京铁塔。

东京塔,是东京地标性建筑物,位于东京都港区芝公园暴行本番,高332.6米。它以巴黎埃菲尔铁塔为范本建造,1958年10月14日竣工我爱你中华,此后一直为东京第一高建筑物,直至2012年2月29日东京晴空塔(634米)建成而退居第二位。东京塔除主要用于发送电视、广播等各种无线电波外、还在大地震发生时发送JR列车停止信号怒龙战记3,兼有航标、风向风速测量、温度测量等功能。

东京塔的颜色为红白相间,是因为航空交通管制规定以利辨识。近年来大众的景观要求提升,铁塔不再有颜色限制,但原有的颜色就这样保留下来。灯光照明则由世界著名照明设计师石井干子设计主持,照明时间为日落到午夜0点之间。灯光颜色随季节变化,夏季为白色,春、秋、冬季为橙色狱中望月。
坐电梯很快上去,周遭转了一圈恶魔的眷恋,很像台北的101,售卖的纪念品也大同小异。东京铁搭在刘德华和郑秀文电影《瘦身男女》里出现过,好像还有首歌,听听很让人感动。利索夫斯基这些地标建筑总是吸引着善男信女的目光和情感,当它们的影子在歌儿里电影里闪过,总会引发人心底的共鸣。如果是傍晚,夕阳一定会拉长铁塔的影子,洒落一地金色年华。而此时动力伞之家,夕阳未至,华灯更是未至,想念塞纳河畔埃菲尔铁塔的华丽灯光。闪闪星光里,我们是流年的碎影,在一座塔一条河旁,吟唱美丽的故事申长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