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衡量高校level的标准-牛犊走笔涩涩花季

文字 / 犬树牲TK
图片 /来源于网络
这两天在公众号“牛犊走笔”读到两篇文章,讨论我校宣传思路和人文精神。看完我感叹这可说到我心坎上去了,但也算有点附庸风雅,我的境界可没那么高。在这方面我是比较偏实用主义的,翻译一下就是说,我是个俗人玛琪诺。
以前我在公众号上也写过一篇《你校民间宣传攻势》,非常浅薄地讨论了类似的问题。而叶君的“回应LY君 | 大学精神与资源分配”非常之叶君,某些论点我举双手双脚支持。
但为了避免让人误以为下文是在扭曲他的意思,我事先声明一下:此鼓吹仅限于本文前言。接着我又要进行一些属于自己的狺狺狂吠了。

我校每次出一个宣传的东西,都足以让人非常忐忑,非常担心又在导向上出幺蛾子。也不怕政治不正确,我就直说罢——
我想仙逆后记,至少在我们这一届,相当一部分学生是以超过一本线半百左右的分数被招进来的,里面又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是与理想大学失之交臂才退而求其次的。
高考那么卖命干嘛?无非就是想大学时候心里有个底,就算是个差不多先生,秉承不挂科主义顺利而咸鱼地毕了业,也好歹是××大学的学生。
但这个××的形象由谁来代表、谁来塑造呢回春坊?如果塑造得不符合预期纷纷落进晨色里,能不令人错愕吗?又如何能令人不心生疑惑:“怎么我感觉我不是来这读书的?”
所以每当有宣传方面的风吹草动,对于某一部分人而言,是非常值得惶恐的。
一旦有宣传方有意无意地渲染××大学学生非常会玩,其效应与我们这些玩不起的屌丝可脱不了干系——你们玩的东西我们都没玩过,我们现阶段也玩不起。而我们挤破了头冲高考全职领主,很大程度上为了以后如果想玩你们那些玩意儿,我们有玩的自由和条件。你现在代表我们校,代表我们学生的精神面貌,你说你会玩,至于形成什么宣传效应,也许对你们影响不大,因为你们本来就有“Back”围棋有多少条线,但这可害惨了玩不起的我们。

在中国,很多同个等级的大学陈清銮,本质上都差不多是一个模样,但形象上、风格上的那个范儿还是因校而异。有的专门抽出“士不可以不弘毅”这种苦哈哈的家国情怀来作为门面,有的则摆出数据强调自己是个非常厉害的职业培训所。
其实大学教育无非就围绕着这两个东西,即填饱脑子和填饱肚子。在一些特定环境,脑子和肚子打起架来,也不是没有可能。譬如解决了吃饭问题的“布尔乔亚”,可以不担心脑子问题白暨豚,与此同时得靠脑子解决吃饭问题的“首陀罗”,却可能被早已解决了吃饭问题的给拖了后腿。
之前没有去图书馆的习惯,我最近一段时间内去过几次,尤其在南图天欣驾校,被这一个又一个捧着一本又一本密密麻麻的参考书的理工生给震撼到了死人岛。这些人很多和我一样其貌不扬,却又一个个那么用功,令人非常焦虑,感觉额头前的头发又少了一把。
一直以来我都在困惑,为什么往往不是这些人、这些学科学的人来为我校抛头露面来为我校代言呢?是因为他们穿得不够潮追忆逍遥,和深圳速度格格不入吗?
乐观地讲,随着我校的进步,生源结构的转型升级,以后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他们也许很多来自一些不发达的地区,非常不光鲜亮丽贪玩猫,来这里就是为了以后有出路,而且是从无到有、而非原本就有,那么我们的宣传导向会因此而改变吗?

作为一个实用主义的“民评”(我自创的类似于“民科”的嘲讽语),我曾经发明过两个衡量高校level的标准。房仕德
其中一个指标是,这个学校对于出身普通的平民子弟,能够总体上在学习生活中提供多少充实感和存在感,以及这一纸文凭对于平民子弟而言,是否能够作为一个有效的谋生的辅助工具。
这个指标的坏的极端,就是这些人被边缘化和文凭的虚无化。什么叫“虚无化”,说白了就是大家不承认你。当年同个高考分数,却在走出校门之后与平行院校有着明显的声誉差距,你说这大学读得亏不亏?
而另一个指标是,这个学校的氛围能否在活得非常潇洒、漂亮的人面前,树立某种起码的知识庄严感。
有些地方可能门槛不低,但有些人在这里却比醍醐灌顶还快地觉得与自己的“高级追求”相比,这些书里的玩意儿简直就是垃圾、是非常不潮流的狗屎。好歹也都是同个门槛踏进来的,我想一些酷毙了的少爷小姐们之所以形成这样一种心态,与大环境的宣传导向是脱不了干系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你也许想看看之前的讨论,这些文章的链接如下:
宣传怎样的深大?校友“吵”翻了
回应LY君 | 大学精神与资源分配
回应LY君 | 大学应有的模样
本文首发于“局限Limitations”唐以菲,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