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封绝命遗书,让国人记住了一位誓死报国的将军,和一场影响中华民族命运的战役!-笑看历史
今天还有多少人知道秦铭远,抗战时期,曾有过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石牌要塞保卫战?
石牌位于如今的葛洲坝和三峡大坝之间,正在长江一个130度拐弯处,火力可以完全封锁江面,因此当年的日军如要溯江而上,威逼重庆,必要先取石牌。
1943年5月雷鸟特攻队,集结于湘鄂边境的日寇,在攻陷宜昌后,采取大兵团迂回石牌背后,企图攻而取之的战术,渡过清河,逼近石牌要塞。这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地方,一时间就成了决定国运时局的紧要关口。
蒋介石对石牌要塞安危极为关注,他不止一次电喻驻守湘鄂六战区国军,强调确保石牌要塞。5月22日,他再次电令:“石牌要塞应指定一师死守。”
第18军第11师,受命担此重任,一场恶战在即。
第11师师长胡琏,依临战惯例,令全师上下集体留下遗书,自己也匆匆给父亲、妻子等至爱亲朋一连写了5封书信,悲壮地与他们一一诀别。然后,举师从容踏入死地。

这场被西方军事家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石牌保卫战,是抗日战争重大的军事转折点,也是中国军队对日本军队以弱胜强,并最终以较小代价取得较大胜利的一次著名战役。
在胡琏于战前写下的5封遗书中,尤以他致父亲和妻子的两封诀别书,最为有名。
胡琏(中)
石牌要塞保卫战打响之前,胡琏在给父亲的信中写道:
“父亲大人:
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然成功成仁之外,当无他途。而成仁之公算较多,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亦足慰。惟儿于役国事已十几年,菽水之欢,何超雄久亏此职,今兹殊戚戚也。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

胡琏结婚照
有儿子能为国而死,父亲你应该感到至大的欣慰。
这是何等血性的一句话,却被他写得静水深流,悲抑克制。接下来,他在信末恳求父亲按时吃饭,天冷加衣,等于是殷殷叮嘱父亲李刚评话,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福特越野赛车,只要父亲一切安好,就当是在超度儿子未能尽孝却已远逝的灵魂了。
人子之外的胡琏,亦是人夫:
“我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守备,原属本分,故我毫无牵挂四川射洪县。仅亲老家贫,妻少子幼,乡关万里,孤寡无依,稍感戚戚,然亦无可奈何,只好付之命运。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尽忠为宜。战争胜利后,留赣抑回陕自择之。家中能节俭,当可温饱,穷而乐古有明训,你当能体念及之。十余年戎马生涯tsf桌面,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兹留金表一只,自来水笔一支,日记本一册魔界英雄传,聊作纪念……”
尽管胡琏当时已是师长,但讲求秉公为国的他,不仅家境贫寒,且身无长物,能够留给妻儿的遗物,只有一块手表、一支钢笔和一本日记。胡琏托付给妻子的后事只有一件,就是让儿子长大后也当兵,为父报仇。

惨烈的石碑要塞保卫战
事实上,在石碑要塞一役战前,胡琏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活着回来,但为安慰年迈的父亲,他多少还在写给父亲的信中留了些许胜利的希望;而在写给妻子的信里,他则直接开始安排后事,这已经分明是一封死前遗书了。
所有遗书发出去后不久,身为石牌要塞守卫长官的胡琏,即依照古例,沐浴更衣,换上一身崭新的军服,带领师部全员,一步步登上凤凰山顶,于中午12时整,率先跪倒在苍天朗日之下,面向大好河山朗声盟誓:
“陆军第十一师师长胡琏,谨以至诚昭告山川神灵:
我今率堂堂之师,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
名正言顺,鬼伏神饮,决心至坚,誓死不渝。
汉贼不两立,古有明训,华夷须严辨,春秋存义。
生为军人,死为军魂耵聍水。后人视今,亦犹今人之视昔,吾何惴焉!
今贼来犯,决予痛歼,力尽,以身殉之。
然吾坚信响水教育网,苍苍者天,必佑忠诚。
吾人于血战之际,胜利即在握。
此誓
大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正午。”
祭天完毕,胡琏走下凤凰山,来到距离前线咫尺之遥的师部,坐镇指挥。此时,11师军中八千子弟,正坚壁清野,扼守山经,挖掘战壕,凭险据守,以待日军来犯。
石碑要塞保卫战是在次日黎明时分正式打响的高长胜。这天战斗最激烈时,石碑村远近战场上曾经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这不是因为双方停战所致,而是双方在进行最原始、最血腥的冷兵器搏杀———拼刺刀。
战况之激烈残酷可见一斑。

石牌保卫战战前动员
5月29日,胡琏对手下团长们下令:“从明天起,我们将与敌人短兵相接……战至最后一个,将敌人枯骨埋葬于此,将我们的英名与血肉涂写在石牌的岩石上!”
树木先是被打秃,又被炸成树桩,地表也被炸弹掀翻了好几层大漠高墙。一批批年轻的中国士兵,就这样迎着日军的炮火和刺刀前赴后继地冲上去,在他们身后就是那个百年来饱受磨难的祖国。高山峡谷中,枪炮声、厮杀声昼夜不绝,一直持续到5月31日夜晚,战场突然沉寂,日军开始溃逃毛寸头。
6月1日,全线大反攻开始。
此次石牌保卫战,日军死伤7000多人。至6月15日,以石牌为轴心的鄂西会战胜利结束,整个战役歼敌25000多人,缴械无数。

石牌保卫战扭转了中国抗日战场的局势,也成为二战时期亚洲抗日战场的重要转折点。中国军人功不可没。
石牌保卫战结束后,胡琏荣获青天白日勋章并升任第18军副军长。这一年,他36岁。
无论对胡琏一生的功过如何评说,他所指挥的石牌要塞保卫战,都是现代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一个经典战例。
他在此役前留给后世的两封家书,则是一代义薄云天的中国军人,曾经舍生忘死拱卫家国的最好证言。